当前位置:求职网>> 资讯>> 职场>>张有明:慕课会提升整个高等教育

张有明:慕课会提升整个高等教育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 发布日期:2014-05-20 点击:533次   [收藏]

    专访嘉宾:过来人公开课创始人 张有明


专访人:《中国远程教育》杂志(资讯)执行主编 夏巍峰

近几年来,互联网正以前所未有速度改造传统教育,在线教育创业公司呈现爆发式增长,大家怀揣各种梦想投入到这块蓝海淘金。在众多在线教育创业公司中,过来人公开课以它独到的眼光,在慕课领域开疆拓土,成果斐然。近日,本刊执行主编夏巍峰对话过来人公开课创始人张有明,就慕课在国内的发展做了深入交流。

社会责任心驱动企业多次转型


夏巍峰:在做慕课之前,您有过哪些经历?

张有明:我本科毕业之后去了一家外企,2002年到北大图书馆工作,2007年北大研究生毕业和清华的两个伙伴开始创业。今天我们做慕课,和我们当年创业的初衷一样,即为中国的青年人寻找好的职业方向,为他们的职业提供帮助和服务。

2007年创业的业务方向是做线上招聘,即今天的过来人求职网,这个网站到今天为止还是大学生找工作的首选网站之一。2008年金融危机后,企业用人的需求减少,同时我们觉得对企业了解也差不多了,在这个过程中也发现单凭给学生提供信息是不够的,所以2009年拿到新东方徐小平老师的天使投资就开始提供线下的就业培训。从2009年到2012年,我们迅速做大,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都开了分公司。我们能在线下迅速做大,很重要因素是原来在线上有很多积累,我们在学校里有非常高的知名度,一直是大学生求职培训的领导者。我们线下的讲座做得非常疯狂,2012年一年内差不多在全国高校中做了八百场职业规划类的讲座,到现在为止国内还没有公司能够打破这个记录。

做讲座的时候我们发现中国高校的绝大部分优质资源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这几个大的城市,甚至即使在北京,也只集中在少数几个高校中。因为我自己是做计算机出身,习惯性思考想通过网络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加上2011年底拿到了数千万的风险投资,于是我们开始把更多的精力转到线上。

夏巍峰:转到线上培训?

张有明:最初的想法是通过线上来做培训,把我们的课程通过线上来提供。学生和职业之间有很大的鸿沟,线下培训只能提供一条独木桥。当时的线下培训,我们只能提供咨询、会计、投行、金融、IT这些培训,都是比较窄的领域。有很多比如学生物的、学环境的同学来报名,我们都帮不上,因为师资和服务能力确实有限。所以我们就想通过线上的方式,能够帮助更多的人。

做线上一段时间后,又发现了问题,就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提供产品。做慕课之前我们有很多探索,我们2012年就开发出自己的一套直播系统,但是发现学生还是不能完全接受。看到慕课我觉得眼前一亮:第一,慕课是一套教学体系和教学方法。它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进步,是一次在线上就能把完整的课程教学体系实现,不单纯是课堂的翻版,它完全是一套新的学习体系。

第二,慕课提供的是大学的课程,我们发现这些优质的课程恰恰是学员最需要的东西,提高一个人的整体素质和能力,还是需要更高质量的全面课程内容。此外,慕课还具有社会意义,对教育公平大家讨论比较多,慕课有最大的机会去实现教育公平。

做国内领先的慕课平台


夏巍峰:你们的慕课平台是什么时候上线的?

张有明:我们是2012年十月份发布的,是第一个中文MOOC平台。决定做这个事情时,我还专门去美国拜访了Coursera、edX和Udacity这几家公司。2013的2月底我从哈佛回来,还专门给当时北大的周校长写了一封信,题目就叫“MOOC必将创造高等教育的新纪元”,后来周校长也在两会的时候宣布北大要开放,成为全中国人的北大,接下来5月份就有清华和北大同时宣传加入edX,拉开中文慕课的大幕。

夏巍峰:现在主要是哪些机构跟你们合作?

张有明:和我们合作的机构很多,目前主要集中在985高校,现在有许多985高校的合作已经敲定下来。有些课还在制作过程中,现在已经在线上公开的主要是清华、北大、中科大这些学校的课。

夏巍峰:你们提供哪些慕课的服务?

张有明:慕课的制作和课程的运营服务。我们现在大约和一百多所学校合作,用我们线上的课程,成为他们线下的学分课。清华大学首门对边远地区的学分输送课程便是由我们全程制作并运营的,我们也把北大的创业课程输送到近100所高校。

夏巍峰:学生的学分课学习的效果怎样?

张有明:非常之好,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还在专门研究我们这些数据。举一个指标,我们要求学生每天签到,从9月份到1月份开始,包括“十一”黄金周,一个学期下来平均的上线率是百分之八十五,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高的比例,体现出学分对于线上学习的认可。而且也证实通过慕课这种形式可以达到前所未有的线上教学体验和效果。

夏巍峰:您认为北大、清华这样的名校为什么会选择和您这样一个创业公司合作?

张有明:我觉得第一是信任,信任我们这个公司。信任分很多种,第一种是他们觉得你能够把事做好,不会砸他的牌子;第二种是你能在把他们的事做好的同时,不会拿这些东西去外面招摇撞骗,因为过去有太多的公司会拿着各种虚的东西去各种地方打擦边球。除了信任,就是你能否展示出把这个事情做好的能力。

夏巍峰:您投入那么多精力和人力,学校愿意支付这么高的费用吗?

张有明:我们做事的时候只有一个目标:既然做就把它做得最好。赔钱、赔精力也值,这是证明能力的地方。举一个例子,给清华做首批edX课程《财务分析与决策》这门课的宣传片时,第一次不太满意,后来我们不惜重金,请曾担任国家形象宣传片的资深导演来执导,虽然从公司角度来说是赔钱在做,但最后做出高品质的宣传片来,我们觉得还是很值的。

可能正是因为这些比较务实的做法,慢慢地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如果这个慕课还是像过去院校课程那样只能在内部使用的封闭状态,我一定不会做这个市场。现在做慕课,第一是我非常喜欢它;第二我们具备把它做好的能力。慕课最主要的推动力量是市场化的力量,我们可以安心来抓用户,提高学生的体验。

夏巍峰:你们现在的业务体现在哪些方面?

张有明:现在的业务主要有三块,第一,帮助学校制作慕课,我们有包括央视、北京电视台在内的最专业的影视制作团队;第二个是针对学校或者网院,我们提供MOOC平台;此外就是课程运营。

夏巍峰:学校的课程都是在你们的平台上来运营吗?

张有明:未来高校的教学将会由线上和线下两个部分组成。高校一种是开发自己的平台,如清华大学的学堂在线就是基于edX的源码开发的平台。学校可以委托我们开发课程,这个课程如何使用、在哪里使用,由学校自主决定;第二是委托我们运营。有一些学校有一些特别好的课程,可以供其它学校使用,我们的平台可以免费提供给学校使用,在我们的平台上,可能一门课会同时有成千上万人使用。我们运营的一门北大的课程,下个学期预计有三百所高校会用来做为自己高校的学分课或选修课。

夏巍峰:运营的分成是多少?

张有明:目前为止,高校的课程运营还不能直接体现盈收。我们与一些高校在进行这方面的洽谈,具体比例还没定。像高校的图书,以及学校把课做完之后,我们帮他们推广、发行,这种方式有点儿像出版社。

夏巍峰:后续的服务工作谁做呢?

张有明:我们的运营包括完整的教学服务,不仅包括助教,也包括学校需要的相应的教学数据。如果是学校付费,这些服务对于学校来说是通过合同等关系来保持服务质量的。如果是个人学习者,可以免费在线上学习课程和知识,未来可能考虑通过增值服务等方式来收取少量费用。

夏巍峰:助教是你自己请还是学校安排?

张有明:都有,学校和老师目前对于这一块是非常的支持。

以开放心态拥抱慕课发展


夏巍峰:现在很多高校自己在开发平台,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呢?

张有明:首先,学校做平台是很自然的想法,毕竟涉及到未来的线上教学与科研,但做法上可以商榷。就像去了饭店吃了很好吃的猪肉,回来想自己养猪那就没有必要了。

第一,如果市面上没有这个东西,那你必须去做这个事情,但如果市场上有更好的、性价比更高的,自己没有必要再重新做。学校毕竟是一个教学单位,IT系统的能力有限,招一个高质量人才本身费用就不低,一个好的工程师一年最少要支付几十万的薪酬,学校的体制里面是不可能出现这种东西。

第二,一套学习体系、学习系统,背后有很多东西。需要有很长的在这个行业里面的积累和积淀。慕课不仅仅是一个技术层面的系统,它是一套完整的在线教学与学习体系。

不管是企业还是高校,我们很欢迎越来越多的公司参与和介入慕课这个领域。这说明大家都关注,愿意投入和尝试,这是件好事。坦率来讲,开发维护一个慕课平台,成本很高的。普通一个教学IT系统可能一百万元就能开发出来,但没有一千万元别想做一个好的慕课平台,开发的时间上也不会低于两年。时间、资金、包括试错这些全都是成本,像清华都是基于国外的开源的源码基础上来做的二次开发。

夏巍峰:在你们的平台上,为什么有的课程免费,有的是收费?

张有明:目前我们平台www.topu.com上的课程分为两类,一类是大学的课程,这个基本都是免费的。还有一部分是我们以前积累的职业规划类、语言培训类的课程,这类是许多与我们合作的老师提供的。有一部分的老师课程质量还达不到我们的标准,所以暂时以免费居多。我们课程和内容都是有选择的,找的基本上在那个领域里面是排名前几位的老师。

在我们的平台上,无论是大学的课程,还是这种收费的课程,我们都是非常谨慎,而且是千挑万选的。对收费课程我们做了一个尝试,三十天之内无条件退款。当时做这个决策的时候,很多人是反对的,三十天绝大部分课程都学完了,学完了再退款等于占了个便宜。但是我们坚持做这个事情,这样一方面给自己更高的要求,同时也是对自己产品有信心。到目前为止,真正退款的几乎没有。

夏巍峰:你们的平台上除了高校的课程,也有来自其他领域讲师的课程,为什么要把这些课程也放在上面?

张有明:我们的平台希望变成一个青年人从学生变成社会人的一个在线学习平台。大学老师在学校里面有教职,他在大学做慕课的目的不是为了挣钱,核心目的是想把自己的知识贡献出来,扩大社会影响力,这是他们的主要目的之一。

但是学生们除了高校的课程之外,还需要很多比较实用型技能型的课。这样我们就邀请这类老师来给大家提供优质的线上课程。企业的老师在我们平台上的课程如果是收费的,我们会把绝大部分的收入给老师,老师拿全部收入的80%以上,而不像新东方,老师只能拿到全部收入的10%。

夏巍峰:这些课程由老师来提供服务?

张有明:对,老师来提供课程和服务。相当于这里是他们的一个教学平台。对我们企业来讲的话,给学生提供服务的时候,有大学的免费课程,同时也有一部分职业类课程。职业类课程有一部分是免费,有少部分是收费的,毕竟有些老师是要靠这个去生存的。但是总体上来讲,学生在学校的时候,参加各种培训班也要交钱,但是他们通过在线的方式学习会更加实惠。我们现在课程的价格基本上是线下课程的十分之一。

夏巍峰:现在,业内也有教育公司要转型做慕课,您怎么看呢?

张有明:他们来做有一定的优势,例如:之前渠道的优势;对学习、对教育了解的优势;甚至有些公司还挺赚钱,它有资金的优势。但是我觉得最大的一个挑战在于它能不能把自己的公司从线下培训机构,从一个IT的企业,变成一个互联网企业,真正的互联网公司,这个挑战非常大。

网院有望成为高校慕课教研中心


夏巍峰:您觉得网络教育学院在高校慕课里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张有明:我个人觉得网络教育学院面临着慕课冲击的时候,既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很大的机遇。挑战方面,网络教育学院能做的事情,慕课的的确确都能做,而且还是最好的课程最好的老师免费开放的,只不过学历这块暂时没放开,但这是迟早的事情。

为什么说这是最大的机遇?原来的网络学院在学校整个体系里面,相对来说处于一个比较边缘的位置,但是,如果说网络教育学院能抓住慕课这个机遇,网络教育学院可能成为整个学校教研改革的先锋。未来整个大学的教育,可能有一半是线上组成一半是线下组成的。大学都处于向线上发展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网络教育学院如果能完成自己华丽的转身,它反而可以更上一层楼。

夏巍峰:那网络学院在这里面起什么作用,做什么事情呢?你觉得它有哪些优势?

张有明:网络学院的优势,一方面是它之前通过网络进行办学的经验可以用得上; 第二个方面,就是它对本学校的影响和了解。相对于外面的机构来讲,它知道哪些院系、哪些专业课程的老师相对更好,而且它自己在做这个事情比外面要有优势的,它能动员老师来做这个事。当然最终做的时候,还是要交给市场上这个领域最专业的人去做,网络教育学院是在这个过程中主要负责资源的协调和组织。可以从市场上找最优质的制作商、内容提供商和平台运营商,更好地服务自己学校的教学,服务自己的学生。

夏巍峰:这可以定义为高校慕课的教学运营。

张有明:网络教育学院将来成为高校慕课的执行和领导是有可能的。但前提是网络教育学院在课程教学以及管理上的思维方式能不能向互联网转变。如果什么事都要自己做,它肯定做不了这个事情。

夏巍峰:网络教育学院在教学这块甚至包括教学服务这块,应该也有优势。

张有明:是的,它的核心优势是在能承担这个职责的同时,能从市场上找最好的内容、最好的体系来帮助学校实现慕课的落地。既然未来教学有很大一部分是由线上完成的,网络教育学院不做一定也会有人去做。清华大学就专门成立了一个在线教育办公室来做这个事情,而且不同的院系还成立了自己的院系的在线教育办公室。慕课就是未来一个大的趋势之一,你提前去做肯定有好处。现在做这个事情,全世界都在关注,你做得好不好,大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所以在慕课快速发展的背景下,网络教育学院面临的是挑战,更是机遇,它们确实有机会变成学校慕课的研究中心、教学中心,甚至是引导中心。未来可能是由网院的人来主导,这是有可能的。

夏巍峰:是不是相当于网院在原有业务的基础之上增加一块业务,原来的那些内容、自己的平台还是归原来的体系,或者说网络教育学院要面临一个转型的问题?

张有明:我觉得应该是一个升级的问题。它原来的那套体系服务原来那些人,在现在来讲不成问题。但是那套体系,那套内容,没有办法服务学校的其他正常的本科、研究生这些教学。想服务学校的本科、研究生这种正规的教学,它一定要升级,这个升级包括课程的升级,也包括这个教学体系的升级和理念的升级。

网络教育学院一方面在现有基础上保持不变,甚至说现有服务的这些人群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但是要去做升级,必须有一套新的东西去服务学校。里面有一部分是可以直接升级,此外,可以引进一套新的慕课学习平台来做教学。原来的人的角色变成了慕课资源的组织者、协调者和领导者。这其实对网院人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慕课是全世界教育领域里最前沿的东西,这就要求网院人的心态要积极面对新的挑战。

夏巍峰:慕课对普通院校会不会带来冲击?

张有明:对于普通大学反而是一个好的机会,这些大学现在可以利用慕课的方式,引进一些优质资源,引进国内清华、北大这样一些好的课程。如果说因为慕课就会倒掉一大批学校或给老师带来巨大冲击,这种情况不太会出现,慕课会提升整个高等教育。(整理 本刊记者 罗勇)

人物印象

责任心成就了“过来人”


4月11日这个星期日上午,北京持续了一夜的细雨还淅淅沥沥地下,我拿出上周整理好的采访稿,再次细读这个充满激情和富有思想的创业者——张有明。

时隔两周,我印象依然深刻,位于北京一个住宅区的狭小的办公室里放着3台电脑,墙上贴满了各种记事便签,这就是张有明的办公室。事实上,他们在高档写字楼里有宽敞的办公区用以开展过去的业务,用张有明的话说,“搬过来才有创业的味道”。

张有明的讲话十分具有感染力,逻辑性很强,7年的创业经历如若白驹过隙,娓娓道来。公司每次大的业务调整,包括现在组织专门的团队来做慕课,几乎都离不开强烈的社会责任心,几乎每次业务调整都是为了帮助更多的学生能够更好地转变为职场人。“慕课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做好,赔钱赔精力无所谓,这是体现你能力的地方。”或许正是因为这股奉献精神和对产品精益求精的追求,使得国内许多一流高校都向他们抛来了橄榄枝。

“慕课不只是一个学习平台,它更是一个人才选拔的平台。”结束采访时,我非常想说的一句话是:张有明改变了我对慕课的认识。的确,慕课不是一阵风,而是一场风暴,它可能会让教育焕然一新。(北京报道/本刊记者 罗勇)